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www.ax023.com

渔港春夜 第十九集 第三章

第三章◆配种计划  说是标准房问,不过配套也不差,空间有点小,但五脏俱全,除了大浴室外,还有角落的落地窗与沙发和桌子,虽然不大但也不显得拥挤,浅绿色配淡粉色的装潢透着一种温馨的感觉,让人很容易可以放松下来,这一点让张文很欣赏。  张文洗完澡、穿好衣服后,便打开电视,看看新闻,以及烧了热水,泡上一壶好茶。有时候休闲就是这么简单,当然还得打电话给大小美人,调调情,恩爱几句,慰藉在这特殊节日,她们的相思之苦。  电话打完后,张文拿着遥控器,看着无聊的电视剧,脑子里却不由得遐想连连,想着晚上到底会发生什么事。  心痒难耐呀!快两个月没有碰女人了!虽然为了遵守和李欣然的约定,不过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这确实很难忍受,尤其是身边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美女,简直成了女儿国,每天看着她们花枝招展的在身边晃来晃去,张文都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。  李欣然这妞都没出现,晚上偷吃一下,应该不会有问题吧?张文正在色笑的时候,突然门铃响起来,看来小美人洗完了。  张文赶紧整理衣服,虽说穿着短裤与背心,非常随意,不过也得注意一下形象。  确定房间不算乱后,张文才跑去开门,门一开,只见张曼莹站在门口,脸红红的看着张文,有几丝紧张地说:“文叔,你在喝茶呀?”  张曼莹沐浴后,那雪白的肌肤白里透红,看起来特别水润,给人清新的感觉,湿淋淋的头发虽然看出有擦拭,但还是带着些许调皮的水珠,秀发随意的披散,给人一种休闲的感觉,又有种说不出的诱惑,标准的瓜子脸和动人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十分美丽,脸颊上淡淡的粉红看起来格外可人,大眼睛一闪一闪,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诉说,不经意的抿了抿下唇,感觉羞涩又特别可爱。  毕竟张文和张曼莹没有亲密的关系,所以张曼莹穿得十分得体,一条白色的休闲裤,上半身穿着一件绿色的紧身背心,包裹住那不夸张但十分坚挺的乳房,流露着青春的气息,也让人不由得想称赞那诱人的身体。  邻家女孩、青梅竹马,清纯唯美得就像漫画中的女主角梦幻,张文顿时有些呆滞,随意打扮的张曼莹,竟然给人如此清新而动人的感觉,或许是前段时间太忙了,纠缠在女人之间有些分身乏术,也或许是因为那时她的情绪太低落,让人不忍有邪念,他竟然没有注意到,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是如此的明媚动人,真是瞎了狗眼。  “嗯,进来吧!”  张文从惊须中回过神来,赶紧把张曼莹请进房间。  这时张文看着张曼莹那羞答答的样子,心痒得已经有点不行。可能这段时间,她刻意打扮得成熟,让她看起来有点奇怪,此时恢复青春而活泼的样子,确实是个清纯可人的美女。  “好。”  张曼莹有些拘谨地走进去,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时,心里也是“枰”的一声。  1张曼莹坐到椅子时,神情有些不安,到处打量着房间,这是她这三天来,第一次进入张文的房间,也是她第一次进入男孩的房间,当然会让她有些不好意思。  “喝茶吧!”  张文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,泡了杯茶给张曼莹,笑呵呵地说:“这三天你也累坏了,回去后,你可以放几天假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  “不用了!”  尽管在这孤男寡女的环境下,张曼莹有些坐立不安,但还是摇了摇头,婉拒道:“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,再说,我知道你的事情也多,有的工作是我在处理,交给别人,我也不放心,等真的累的时候,再休息吧!”  “嗯,那也好。”  张文点了点头,突然发现无话可说。虽然眼前的小美人很动人,但仔细想想,对她似乎并没有那么,而且这段时间也很少有机会可以聊天,所以还真是找不到话题聊。  “文叔……”  张曼莹似乎意识到张文的尴尬,小脸微微一红,没话找话地说:“对了,其实你要是闲下来,也可以再进学校读书嘛!虽然现在忙,不过等事情一旦上了正轨,就会有不少时间。”  “我现在怎么可能静得下心?”  张文缓缓的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地自嘲道:“进了社会后,心早就浮躁起来,再说就算工作顺利,但我还有家要养呀!哪来那个闲工夫?”  “也是……”  张曼莹点了点头,顿时有点语塞。  本来张曼莹以为会有千言万语要说,但真到了单独相处时,却没办法找到轻松的话题,似乎两人之间谈得最多的就是工作,偶尔才有一两句关心对方生活的话,即使心里真的很想要了解这个男孩的生活,为什么有两个貌美的小姑娘当妻子,还要招惹那么多女人,甚至还和岳母有染?尽管心里的好奇十分强烈,还伴随着一点点嫉妒,但这样的话,张曼莹却怎么也没办法问出口。 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,有种暧昧的氛围弥漫在空气中,可怎么样都没办法捕捉到,张文真想给自己狠狠的一巴掌!心想:平常这张嘴,不是挺能说善道的吗?  怎么现在就变成哑巴?或许是还顾忌张曼莹到底有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。唉,身为色狼,他还是有点心软。  此时张曼莹感到有点焦躁,甚至连额头都出汗,在这种时候,却找不到话题可以聊,她不是一直希望有个轻松的时刻,忘了工作的事情,好好和他聊天吗?  怎么现在不知道要说什么?难道是因为知道的事情有点多,反而变得拘谨吗?  就在张文和张曼莹大眼瞪小眼,不知道该说什么时,门铃突然响起来,而且还有点急促。  张曼莹立刻跑去开门,门一打开,顿时愣了一下,有些不自在地喊了一声:“然姐!”  在这样的环境下,难免会被人误会,孤男寡女在同一间房间,还关门待了那么久,无论怎么解释,都不会有人相信。  张曼莹顿时觉得有些紧张,看着笑吟吟的李欣然,才猛然回过神,赶紧让了一步,轻声说道:“文叔,然姐来找你。”  靠,她怎么来了?张文在心里暗骂一声,不过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骂。从比较色的角度上来看,这妞纯粹就是来坏他的好事;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她的出现,也刚好缓解刚才那阵无语的尴尬,这到底算好还是算坏呢?  “哟,老板、秘书,有情调呀!”  李欣然一走进来,笑眯眯地调戏了一句,立刻就让张曼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。  “然姐!”  张文赶紧站起身叫了一句,毕竟再怎么说,李欣然对他也够意思,想想其实这个忙对他来说也没什么,唉,只是可怜小兄弟了!  李欣然打扮得分外妖娆,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,勾勒出姣好的曲线和胸前一对挺翘的乳房,紧身的黑色皮短裤,包裹着又圆又翘的嫩臀,露出修长而白嫩的美腿,脚穿着一双短皮靴,更有着野性的诱惑!狂野、妩媚、妖娆,只是一个略带暧昧的笑意,就让人感觉到她那媚骨天成的诱人。  李欣然甩了甩长发,看张曼莹红着脸低下头,一边挠着头、一边笑眯眯地调戏道:“看来这时代确实进步了,老板和小秘书的关系也特别新潮,你们也想时髦一把吧?”  “然姐,您又在乱说什么了?”  张曼莹被李欣然调戏得小脸绯红,有些不舍地看了张文一眼后,一边离开房间、一边难为情地说:“懒得理你,我回房间睡觉!”  “对不起,打扰你们好事了!”  李欣然最喜欢戏弄别人,看张曼莹都走了,还不忘多调戏一句。  “然姐,怎么有空过来?”  张文无奈地苦笑一声,觉得李欣然的性格,确实爽朗到让人有点头疼。  “不过来,你就得手了吧?”  李欣然回过头,妩媚的白了张文一眼,勾了勾手说:“一会儿老娘再教训你,先和我出去一下!”  “好。”  虽然不知道李欣然要干什么,不过张文还是马上换好衣服,和她一起下楼。  下楼的时候,张文愣了愣,只见酒店门前停着一辆拉风的蓝色摩托车,高大、沉稳又显得十分有力。  “你来开。”  李欣然顺手就把车钥匙丢给张文,笑眯眯地说:“我骑了好一阵子,有点累了。”  “哦,那你拿着。”  此时的张文一头雾水,但也没多问,顺手把那小束的玫瑰递给李欣然,心想:反正钱已经花了,总不能浪费吧!而陈君维和关毅肯定不知道跑到哪里搞玻璃,这也算是朋友间的安慰吧!  “哟,你还挺有心的!”  李欣然接过花的时候,脸色微微一红,虽然说出的话依旧大剌剌,但不难看出她脸上难掩的惊喜,而且一向给人野性十足的她,捧着花的时候,眼里有了几丝平时不常看到的柔和,柔软得让人骨头都要化了。  “嗯,七夕快乐!”  张文坐上摩托车,启动时的轰鸣声,顿时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,而且只是简单转一下油门,那声音竟然就把周围不少车的警报器弄得响个不停。  “不错吧,姑奶奶的最爱!”  李欣然坐上车后座,听着那沉重而有力的声音,难掩得意地说:“全部配件原装进口,改装四根排气管,发动起来有400CC 的马力,我从商贸城过来只用了十多分钟!”  靠,十多分钟?那段路可是有差不多十公里的距离,这妞还真喜欢飙车呀!  张文顿时冒冷汗,不过男人的骨子里,对跑车和速度有种本能的喜欢,即使心里有点忐忑这大家伙的马力,但还是按捺不住催动油门,十分谨慎的上路。  摩托车缓缓骑出酒店,张文悄悄从后视镜看了看李欣然,见李欣然虽然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,但看着怀里的玫瑰时,脸上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温柔,没有往日让人惊艳、甚至海绵体充血的妩媚,此时的她看起来更像是个温顺的女人。错觉,这绝对是错觉!  “然姐,去哪里?”  张文不知道李欣然要去哪里,只好问道。  “往城东开!”  李欣然似乎回过神,眼神复杂地看了张文一眼后,用她惯有的调侃口吻说:“小文呀,看不出来你还真懂得浪漫!知道七夕该送花给女孩子,不过蕊姐可没有收到哦,小心回去后被挨揍!”  “她不会的!”  想起那个温柔而体贴的少妇,张文不由得莞尔一笑,就差没说:“你以为谁像你一样暴力呀”再说,苏蕊现在和他感情好到差点就要私奔。  张文心想:要不是为了你这好朋友,我早就天天都能享受到她那性感的身体,你这妞还好意思说?  “如果她知道你送别的女人那么多玫瑰花呢?”  李欣然突然狡黠地笑了笑,附在张文的耳边,用一副看好戏的口吻,说道。  六十公里的时速在不太顺畅的公路上开着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充满诱惑的声音,又有阵阵热气吹进耳中,令张文心神一个不稳,差点撞上前面的小轿车,回过神想说几句时,却发现不对劲,马上惊讶地问: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  送张曼莹那么多玫瑰的事,可是很秘密,过程中只有他和她在,而且张曼璧一回酒店,就把玫瑰放在房间,而李欣然刚刚才到,不可能知道呀!  张文顿时满脑子问号,可不得不承认,刚才她在耳边说悄悄话时,特别撩人,不管是体温、香气还是那亲密的动作,让他体内不由得升起欲望。  “我不知道的话,你早就得手了!”  李欣然狠狠的白了张文一眼,有几分威胁地笑道:“看来你张大老板现在也跟上潮流,居然和小秘书偷偷培养感情。如果我没有在你们房间装摄影机的话,老娘还真不知道你泡妞确实有一套,那么大一束玫瑰,搞定像张曼莹那种的小姑娘肯定轻松。”  “靠,摄影机!”  张文愣了愣,回过神后不由得骂了一声,心想:那这几天的生活,不就一直在她的监视下吗?难怪在四清县的时候看得那么紧,这时身边有个小姑娘,她却没有出现,敢情这几天他连吃饭、拉屎都逃不过她的眼睛?  “对!”  李欣然嘿嘿的一笑,难掩得意地说:“这三天,你们穿什么内裤,我都知道!没想到呀,张曼莹看起来瘦瘦的,身材其实满好的,尤其是穿那套紫色蕾丝内衣的时候更带劲,我看了都有种想强奸她的冲动。”  “靠,你……”  张文骂道,不过听着李欣然的话,脑海却不由自主地幻想起来。  身材不错,长得又漂亮,身体白晰,穿着紫色的性感内衣……  “看吧,你果然色性不改!”  李欣然马上鄙视张文一眼,哼了一声,道:“得了吧你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注意形象!”  “谁流口水了!”  张文脸一红,心想:色心这么容易就被人看穿,唉,道行还不够呀!不过,我遇上的女人,大多都是温柔或偏可爱型,姐姐和小丹算比较强悍,不过像李欣然这样口无遮拦,似乎是第一个。  “算了,懒得说这些!”  李欣然咯咯笑起来,一看张文尴尬的样子,玩兴更浓,马上拍着张文的肩膀,调戏道:“好了!小文,这段时间你也算乖,烟和酒确实都没碰!而且那么久没和女人上床,本来以为你会手淫几次,没想到你这小子还真能忍,看你这么听话的分上,你泡小秘书的事,我就不揭穿了。”  “靠,我有吗?”  这妞真不把他当男人看,想说什么就说!张文闻言开始冒冷汗了,不过还是倔强地说:“得了吧你,什么叫泡小秘书?我和曼莹可是清白的,连手都没有碰过,而且算起来她是我的晚辈,有这可能吗?”  “一会儿再说,往这边开!”  李欣然看张文那气急败坏的样子,高兴得呵呵直笑,马上又指着路。  “到底要去哪里?”  张文有点不耐烦,不过看李欣然笑得花枝乱颤,确实很动人,偶尔刹车踩得急,这具性感的身体就靠过来,体会到背后那两团巨大肉球的压迫时,张文都觉得有点窒息,脑子里能反应过来的词只有:大、有弹性、特别的挺!  张文的脑子有点发昏了,压抑许久的色欲再次发作。  骑车的时候,张文变得浑浑噩噩,后面那迷人的体温,以及不时靠过来的肉球,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大,无奈的是他必须把精力用来注意路上的安全,不然张文真想多制造相撞的机会,体验这个尤物那充满弹性的乳房。  在李欣然的指挥下,张文来到一栋高级的公寓前,李欣然明显对这里很熟悉,一下车就轻车熟路地将张文带进电梯,直接上最顶层。  “然姐,这是哪里?”  张文忍不住问了一句,看起来虽然是公寓,但却比一般的小区高级,甚至在环境绿化上可以媲美公园,二十八层楼的高度,外观奢华大气的装潢,以及内部宽敞明亮的空间,这一间住宅肯定价值不菲。  “我家!”  李欣然掏出钥匙,一边开着最里面的一道铁门,一边笑眯眯地说:“这一层有四套房子,我和蕊姐一人买了两套,做邻居,不过她现在很少回来住,所以这一层楼目前就只有我一个人住。”  “全买下了?”  张文倒不感到惊讶,毕竟李欣然和苏蕊的财力确实雄厚,何况以她们那强硬的后台,或许她们不一定得自己花钱买这价值不菲的房子。  “进来吧。”  李欣然点了点头,回过头看着张文的时候,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红晕,不过她马上又恢复那大剌剌的样子,一进门就把脚一蹬,将短靴随意甩到一边。  跟在李欣然身后进门的张文还真有点意外,原本以为李欣然的家会很乱,就跟她那大剌剌的性格一样,又觉得那么野性的她,一定会把家里装潢得充满情趣或另类,没想到呈现在他眼前的,却是感觉轻松的布置,浅蓝色的色调给人有如置身于大海又似漫步云端的飘渺感,就像进入了童话世界。  张文仔细看一下,发现这两间公寓的装潢很有趣,墙壁全刷成浅蓝色,所以在淡淡的绿色灯光下,就像梦幻王国,家具大多是以暖色系色调为主,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小公主的世界,柔软的白色沙发上堆满各式各样的抱枕和布娃娃,就连桌上的杯子都是以卡通人物为主题。  张文真的很难把这一间充满梦幻色彩的房间,与性感妩媚的李欣然联想在一起。  “吃惊吧?”  李欣然嘿嘿的一笑,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后,抱住一只足足有一人高的米奇娃娃,笑呵呵地说:“是不是感觉很奇怪呀?我家装潢得像小孩子的感觉!”  “有点吧……”  张文点了点头,在心中思索着。看样子李欣然表现给外人看的一面并不一定真实,至少她这小小的世界中没有半点妖冶,取而代之的是对纯真和梦幻的向往,让人感觉到她天真的一面,而从装潢的格局和遍地的抱枕来看,她似乎是个缺少安全感的人。  “坐吧!”  李欣然帮张文倒了一杯热水后,迟疑了一会儿,一脸严肃地说:“小文,你听着,事情有点变化了。”  “什么变化?”  张文老实地坐在李欣然对面,有种丈二金刚,摸不着脑袋的感觉,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,是生意,还是人工受精的事?  “我的危险期快到了。”  李欣然的脸微微发红,不过还是摇了摇头,说:“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我想尽快要个孩子,不过我似乎算错日子,明、后天就是我的危险期,但要等你再来省城也不知道还要多久,所以我才要和你商量一下。”  “什么?”  张文头一下子有点晕了,心想: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人工受精的时间算错了?  “我想了想,直接和你上床好了!”  尽管李欣然说话的时候,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但脸上却有掩饰不住的羞涩,她强忍着难为情,依旧大刺刺地说:“反正我有看过你的检查报告,相信你不会有病,而且如果错过这次机会,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省城,况且我总不能让你一直戒烟酒、戒色,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  “不、不是吧……”  张文张大嘴巴,有点说不出话。说真的,和一个性感尤物上床,谁不希望呀?只是面对李欣然这么直接的话,脑子还真有点转不过来。  “我就直说了!”  李欣然一点都不管张文的反应,尽管看似轻松地说话,但声音却颤抖着:“姑奶奶现在还是处女,也怕顺产会太疼!想来想去,反正就只要上一次床,而且我不想破坏你和其他女人的感情,你就当作是有一次艳遇,我的情况你也知道,所以只能便宜你这臭小子了!”  “然姐,你在开玩笑吧?”  尽管张文有过无数次幻想,但这话进入耳中时,还是令他有点回不过神,甚至还想抽他自己一巴掌,他实在怀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!  “少来!”  李欣然哼了一声,羞涩的红晕一闪而过,但还是笑骂道:“现在我在意的不是和你上床的问题,我头疼的是怎么向蕊姐交代?要是她知道我勾引她的男人,还不扒我的皮呀!”  “我、我不知道……”  张文有点茫然了,说真的,接触这么多女人,像李欣然这么主动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,此时反而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,似乎他才是要被开苞的处女。  “我不想让你为难,我自己和她说。”  李欣然一边说,一边拿起电话按起免持听筒,连说话的权利都不给张文,她似乎也知道凭她的魅力,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。一“喂?然然,还没睡呀?”  苏蕊的声音好一会儿,才从话筒传出来,声音有几分疲惫,不过听得出来她还没睡。  “是呀,宝贝,想我了没有?”  李欣然嘻嘻一笑,语气调皮中又带有几分可爱,道:“不会是男人跑了,你孤枕难眠吧?蕊姐,要不我帮你找一个强壮的、结实的男人,安慰你那空虚寂寞的心灵。”  “空你个头呀!”  苏蕊没好气地笑骂道:“得了吧你,你以为我是怨妇呀?又不是十多岁的小女孩,非得黏着男人,再说,现在事情那么多,哪有空陪你疯呀?这么晚打电话给我,到底有什么事?有屁快点放……”  两个女人嬉闹了好一阵子,可以听出她们的感情确实不错。  只见李欣然在笑的时候,会不由自主地扭动着那性感的腰肢,那动人的模样和一脸妩媚的笑意,让张文心里为之一突,血液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变热,心想:如果她不是开玩笑,今天晚上就能和这性感尤物春风一度,而且她还是处女之身,太他妈的刺激了!  “好了,和你说件正事。”  李欣然和苏蕊嘻笑好一阵后,回过头,神情复杂地看了张文一眼,这才轻声说道:“蕊姐,你要是不高兴,就当我没说过。”  “别假正经,快说!”  苏蕊没有多想什么,不过听李欣然的语气难得严肃,一时间也是有点不太适应。  “蕊姐,如果我和张文上床,你会生气吗?”  李欣然的话十分直接,直接得让张文的头都发晕,而说出这话后,李欣然也有点不好意思,即使强装镇定,但表情还是有点不自然。  “啊……”  苏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“啊”了一声后就没有动静。  “没听明白呀?”  李欣然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明显,虽然很难为情,却给人一种更加致命的诱惑,她嗲嗲的哼了一声,轻声说道:“本来是想要人工受精,但危险期快到了,想来想去没有办法,只能便宜这小子,当然还是得蕊姐同意再说,现在就看你的想法了。”  苏蕊沉默了好一阵子,才叹息一声,声音有些颤抖又充满关切地说:“你们又不是小孩子,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!虽然他是我的男人,你又是我最好的朋友,内心会有一点难受,不过小文是有家室的人,你们决定好就做,但然然,你不能影响到他的家庭!”  “放心吧,谁稀罕呀?”  李欣然顿时松了一口气,或许她一开始就知道苏蕊不会反对,才会提出来,此时见事情已经决定,马上又笑眯眯地开起玩笑:“蕊姐,你不用多想,我们纯粹就只有肉体的关系,这臭小子的灵魂还是你的,肉体以后也是你的,我就借用一下!”  “少来了!”  苏蕊虽然觉得有些失落,不过还是打起精神,笑骂道:“我可不管这些,我又不是他的老婆,再说,你们之间想搞什么,我可懒得管,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别太过分就好了。”  “明白,收到!”  李欣然嘿嘿一笑,马上点头说:“你放心吧!过两天,我就把他洗得干干净净的,还给你!最多再给点营养补贴怎么样?省得我们蕊姐难受……”  怎么觉得她们说的,是要拉牲口去配种?张文闻言满头冷汗,不过想了想,现在他的确是要配种,生孩子是产品,享受的是制作过程,而且听着苏蕊叮嘱的话,张文还是满感动,心想:成熟的女性总是能考虑得比较周到,这种事情,她第一个想的不是吃醋或嫉妒,而是担心会影响我的家庭,这样的老婆,不,应该说是情人,上哪里找?  李欣然和苏蕊又嬉闹了一会儿。  放下电话后,李欣然回过头有一点不自在,不过马上又摆出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,嘿嘿的坏笑道:“小家伙,听到了没有?快给我洗干净,洗白白的躺在床上!”  “我、我洗过了!”  张文说话的时候都有点结巴,其实这样的艳遇,他在心里不知道幻想多少次,但真正来临的时候,却紧张得身体有点僵硬。  “你先进房间吧!”  此时李欣然有些扭捏,也有点退缩,不过犹豫了一阵子后,还是咬着牙站起来,关掉客厅的灯后,声音有些发颤地说:“房里别开灯,我不习惯!”  “嗯,哦!”  张文的脑袋顿时当机,彻底傻住,什么都思考不了,只是依照李欣然的指示走进房内。  刚一进房间,张文就闻到一股自然的香气,能清楚感觉到女性房间特有的温馨感。  李欣然不好意思地看了张文一眼后,咬了咬牙,拿起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。  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落下,李欣然在水流的冲洗下,看着那白晰的身体,还是那么的性感而诱人,想到晚上即将面对人生中的第一个男人,她不安地紧张到身体都变得僵硬。